无标题文档

在行动

青青上合风朗朗华青瓷——华光国瓷上合青岛峰会惊艳亮相

2018/06/13 16:41 来源: 作者:淄博手机台

每一次深具影响的国际峰会,都是一个国家向世界展示其民族文化魅力的舞台。

6月9日晚,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举行欢迎宴会。作为此次欢迎宴会用瓷,华青瓷“千峰翠色”系列用瓷惊艳亮相。这套来自淄博华光陶瓷科技文化有限公司的华青瓷不仅设计感十足,还兼具独特的创意元素,以一抹浓浓的青色向世界传递了来自东方的“和合之道”。

华光华青瓷成为峰会最盛大的欢迎晚宴用瓷,还有第二天的元首会议用瓷、茶咖具,在元首下榻的房间,以及单边、双边会谈室陈设瓷、盖杯,会议中心的长廊、飞机场新建的15个贵宾室的陈设瓷。以它无可抗拒的独特魅力引得举世瞩目,成为峰会份量最重的文化元素符号。

事实上,华光华青瓷——千峰翠色系列在上合峰会欢迎宴会的惊艳出场,无论从材质创新、文化创意还是科技制瓷等,各方面都独具魅力,代表了中国当代制瓷的最高水准和至高品质,堪称中国当代陶瓷的强力“突围”。

华青瓷的魅力——

这般颜色作将来

华青瓷能够成为峰会元首用瓷,材质的独一无二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这也是最终入选的关键元素。青瓷是中国陶瓷皇冠上的明珠,而华青瓷的出现,改变了传统青瓷厚重有余,空灵不足的缺陷,呈现通透晶润,质地清朗的现代美学风格,其赋载的文化意义和艺术价值得以无限延伸,尚青文化得到了新鲜时尚的延续。

我国的青瓷烧造历史源远流长,“清醪既成,绿瓷既启”,从商周原始青瓷的出现到东汉成熟,至唐、五代发展,宋代达高峰。历史上长江南、黄河北的各个青瓷名窑,越州窑、龙泉窑、耀州窑,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曾经称雄一方。宋代五大名窑除定窑外,汝、官、哥、钧都属青瓷。

“青”是大自然朴拙之色,是新生活力之色,也是优美和谐之色。这种来之于自然、取之于天地、熔炼于火的青瓷,终以其千姿百态的造型和鲜活的本色,凸现着那个遥远的时代,浸润着华夏民族生生不息的人文精神。

“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作将来”。诗的韵味清新、想象奇妙、意境辽阔,而且寓意热切,给人无限的遐想。

青瓷的绝世之美,据说与这首诗有关。传说北宋末年的徽宗赵佶这位艺术上极具造诣的皇帝,曾做过一个梦,梦到了雨过天晴后天空的颜色,为之倾倒,挥笔写下了这句诗,并要求工匠们造出“雨过天青”般颜色的瓷。这位笃信道教崇尚自然的皇帝如愿得到了那种介于蓝与绿的天青色。

在中国文人雅士心目中,青瓷不仅具备玉的温柔敦厚的秉性,亦蕴含着一种“重气节重操守”的道德观念和“天人合一”的哲学内涵。

华光董事长苏同强和一起奋斗多年的团队形成这样的共识:“文化贵在传承,技术唯有创新。每个时代都应该有它最先进的技术和产品,这是时代进步和科技发展所决定的,如果一味模仿过去,只能代表着倒退。

华青瓷是华光陶瓷对于中国陶瓷产业的又一全新创造和重大贡献,其蕴含的文化价值更是巨大的超越。

华光国瓷总工程师张宁和他的研发团队,历时3年,于2006年研制成功国家发明专利青瓷新材质。号称瓷痴的张宁在华光工作20年,把生命最好的光阴留在了生产研发车间。

“华青瓷的坯体和釉面不加任何颜料和色剂,完全是通过坯子在窑炉烧成过程中产生神秘窑变所形成的结晶体使釉色温润,晶莹透亮,以青为本色,兼有天蓝、天青、粉青、豆青及葱绿等,而以天青为主,但有深浅之分。迎光照之,却见一种极淡雅的青绿之色,如玉似冰,赋予高贵典雅的器型设计,达到极致境界。”张宁介绍说。

质地美。青瓷之美,源于质地。华青瓷从里到外散发的优雅沉静,标志着青瓷制作技术迈向新的更高的层次。历史上的青瓷,其表现力局限于表层的釉色,而华青瓷由于材质的通透性而呈现一种整体的质地感。如果观察一块华青瓷的切割面,你会发现在晶莹透明的釉下清澈而纯青的材质。这种整体的美感,使华青瓷在制造技术上超越任何一类青瓷。

通透性。历史上的青瓷釉面越厚,意味着瓷品越好。华青瓷则反其道而行之,从材质本身突破。华青瓷的表面施了一层极薄的透明釉,瓷的青色经过窑变烧成后,才会透过釉面发散出来。也就是说,这种青发自材质内部,不仅是从里往外发散,而且是一种立体发散。因此,透过釉面发散的青色之美,更加自然、清新,散发着春意盎然的气息。

空幽感。这是华青瓷对天青色最具创意的发现与表达。华青瓷摒弃了偏黄、偏褐的青色,而选择向淡绿和微蓝的冷青色发展,这是与现代人的审美情趣有着直接关系的。冷青色调,再加上整体通透性,给人一种空灵幽深的感觉,这是在历代青瓷不曾有或者说不曾达到的效果,也是只有利用现代科技才能实现的创新。

如果说玉石是大自然给予人类的恩赐,那么,晶莹剔透,浑身散发自然高贵的诱惑与美丽的华青瓷,则是人类主动适应大自然的创造所得,赋物随形,净心铭志,闪烁着智慧的灵光与诗意的追求。

中国古瓷鉴赏第一人、故宫博物院终身研究员耿宝昌老先生初见华青瓷大为震惊,由衷发出赞叹:“华光华青瓷,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罄,质如玉,天地浑然青一色。很美,我很欣赏,让人耳目一新。”欣然题词:“雨过天晴”“古窑新风”。

华青瓷的发明,彰显出当代制瓷科技的新高度,把中国“尚青”文化推向了一个更高的美学境界,开创了中国当代青瓷的新纪元。

创意的灵感——

海岱文化构成主创元素

元首峰会用瓷由山东工艺美术学院设计团队主创并监制,主创人员林宇峰、耿大海、何岩、单大鹏等创意设计,这是山东本土最具实力的创意设计团队。

华光国瓷艺术总监、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何岩亲历了多次重大会议用瓷的设计,他对青岛峰会用瓷遴选的严格、制作过程的紧张感受尤深。去年9月,青岛峰会国宴用瓷专家组对全国知名陶瓷产区和企业进行了全面考查后,华光陶瓷作为备选厂家之一,开始投入到设计研发过程。从2017年10月开始,几乎是昼夜奋战,光设计预案就准备了20多个,研发打样整整历时5个月。

参加青岛峰会用瓷最终遴选工作的张守智教授,有着不同于常人的感受和认识。他的第一感觉是当代陶瓷有了重大突破,冠盖世界陶瓷的名贵青瓷迎来新的发展高峰。这位受到中国陶瓷界尊重、人称中国陶瓷泰斗的86岁老人,见证并参与了现代陶瓷半个多世纪的创新历程。老人不止一次地表达这样的看法:“一定要有新的东西,一定要有超越古人和传统的东西,否则,现代陶瓷难以重新回归世界陶瓷的中心和顶点。”

此次峰会用瓷主创设计师、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工业设计学院副院长林宇峰介绍,“千峰翠色”的设计灵魂就是齐鲁海岱文化。

山东古称“海岱”,海洋文化与陆地文化交融,沉淀出了具有厚重人文特色的“海岱文化”。

“华青瓷材质晶莹朗润、清澈通透,如同大海,造型设计以山、海为题的齐鲁‘海岱文化’为主创元素,传递并表达着朴实与开放兼具的齐鲁文化。”林宇峰说。

从器型上看,瓷器中的立面产品造型饱满圆润,平面产品流畅平缓,组合成日出东方的立体效果。金色的泰山浮雕盖扭,彰显了巍峨雄伟的泰山大气磅礴之势,延展出盛世中国相拥世界,共同发展繁荣的大国风范。

工艺的艺术——

70余道工序的精细呈现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现代手工艺术学院院长耿大海认为,瓷器釉面围绕的朵朵祥云与相拥相连的浮雕海浪波纹都充满了设计感,能够代表中国瓷器当代工艺的最高水平。

华光国瓷董事长苏同强介绍,所有的器皿需要经过原料精选、炼泥、成型、精修坯、素烧、抛光、施釉、釉烧、描金、彩烤等70余道精细的工序。成型后的器皿还需经过细致打磨入窑,依次进行1280℃高温素烧、1180℃高温釉烧、高温烤金等独特的煅烧工艺,呈现出雅、润、透的青瓷特点。

陶瓷坯体原料均来自于无污染的天然矿物,釉面是荣获国家发明专利的华光高光泽度无铅釉,完全实现了陶瓷健康品质。

在国家重大外事活动中,如此规模的选用青瓷,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绝无仅有。青岛峰会宴会总厨唐卓说:“青瓷是我的至爱,服务国家重要会议多年,我一直想用上青瓷作为国宴用瓷,这次华青瓷终于实现了我的愿望。”

“‘青色调 ’还与峰会举办地‘青青之岛’契合,希望中华传统陶瓷文化从青岛再启航,驶向光明美好的新天地。”苏同强说。

华光华青瓷——千峰翠色系列被选为上合峰会欢迎宴会用瓷,是中国当代陶瓷的荣耀,它向世界展现了博大精深的中国陶瓷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日新月异的中国当代陶瓷精湛的创作技艺和制瓷水准,承载着华光人实现中国当代陶瓷复兴,回归世界舞台中央的智慧和梦想。

青青上合风,千峰翠色来。华青瓷必将为这个蓬勃发展的新时代留下深深的印记。(淄博日报 于春林 冯彦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