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齐点淄博 > 淄博广电 > 播报

将工作和自我融合是件“危险”的事,五一别忘了给自己放个假
来源: 2020-05-15 14:33:32 字号:- +

当我们让自己的职业成为决定自我认知的主导因素时,我们很容易陷入这个总是相互联系的时代的众多陷阱:24小时查看信息;与家人和朋友错过时间;放弃我们可能喜爱的其他活动;跳过与我们的接触和回馈社区的机会......


撰 文 |  Josh Levs

编 译 |  汪宗白


日本著名企业家稻盛和夫极力提倡以“工作来修行”,一般来说修行是以忘我来完善生命。商业顾问、前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乔什·列夫斯则发现工作主义对身心和组织都会造成极大的危害。问题出在哪里呢?问题出在如果用工作来定义自我,强化自我身份,就似饮鸩止渴,最终危害身心健康和组织活力。修行则是用工作来磨去自我。同时人的注意力本身就是消耗品,一旦注意力耗竭,常常会犯意想不到的低级错误。


今年1月,在NBA传奇人物科比·布莱恩特死于直升机失事后,美国广播公司(ABC)在《早安美国》(Good Morning America)中播放了一段他在接受采访时,谈论退役后生活的片段。斯人已逝,在节目中,他说认识到“做你该做的和明白那不是你之间的区别”是多么重要。


01

那不是你


科比的话对各行各业的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课。把自我认同感和工作分离开来,不仅有助于自我提升,也有助于我们建立更强大的企业,成为更好的管理者和同事。


然而,不幸的是,在美国和世界许多发达经济体中,人们认为工作“不仅提供收入,而且使我们的生活具有社会合法性,”莱斯特大学公共心理健康教授汤姆·弗莱斯说。他在一篇发表《心理健康临床实践与流行病学》杂志上的文章中感慨:“对许多人来说,它可能是个人身份的主要来源,让他感受到作为人所必须的自尊。”


对此,现在有了一个词——工作主义,多亏了《大西洋月刊》的德里克·汤普森,他把它描述为“一种宗教、一种被承诺的身份、一种超越和一种社区”。


工作主义对个人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当我们让自己的职业成为决定自我认知的主导因素时,我们很容易陷入这个总是相互联系的时代的众多陷阱:24小时查看信息;与家人和朋友错过时间;放弃我们可能喜爱的其他活动;跳过与我们的接触和回馈社区的机会,这些只是几个例子。

 


工作主义还有另一个对心理的危害:当工作中出了问题,结果会让人感到情绪上的毁灭性。一个项目失败,一次晋升失败,或者被解雇,都会很快引发那些认为自己被职业成就所定义的人的沮丧情绪。


心理学家詹娜•科雷茨(Janna Koretz)在《哈佛商业评论》上,讲述了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在浴室地板上哭泣的故事,当时他意识到了自己在工作中感到难以满足。她写道:“对于一个把自己的整个想法建立在职业生涯之上的人来说,这种想法让丹陷入了生存危机”,“他究竟是谁,如果不是一个大律师的话?”


02

工作主义无助于企业效率提高


但为工作主义付出代价的不仅仅是个人。企业也一样。


越多的人认为自己的工作是自己身份的核心,他们越有可能过度工作。研究表明,在办公室工作时间过长会造成损害。2015年,CNBC上的一篇文章援引的斯坦福大学和美国劳工经济研究所(IZA)的约翰•彭萨维尔(John Pencavel)的一项研究指出:“每周工作50小时后,员工产出急剧下降,55小时后则跌入悬崖。”


关于工作和自我融合的危险性,我看到的最有力的论据之一来自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达斯汀·莫斯科维茨(Dustin Moskovitz)。


长期以来,莫斯科维茨一直被神话般地认为自己的24小时工作有助于这个社交媒体平台的建立,现在他说,他对工作的过度关注实际上损害了他当时的努力。


在一篇博客文章中,他写道,他希望自己在Facebook的早期能更好地照顾自己。“我真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去体验其他的经历,一旦给了我们一个机会,这些经历会让我成长得非常迅速。你可能会想:但如果你把这些事情放在首位,你的贡献难道不会减少吗?Facebook会不会不那么成功?实际上,我相信我会更有效:成为一个更好的领导和一个更专注的员工。”



莫斯科维茨说,他会更加专注和自我反省,也不会那么沮丧和怨恨,“简言之,我本可以拥有更多的精力,并以更明智的方式使用它。”莫斯科维茨现在是一家项目管理软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写道,他和公司的其他人一直在努力建立一种“人们不会太努力工作的文化……我们鼓励健康地工作、生活与冷酷艰难地追求利润之间的平衡。我们同时在最大限度地提高效率和幸福感。”


03

创业者需要灵活定义身份


将自我概念与身份分离也是创业和创新蓬勃发展的必要条件。


企业家要冒风险。他们经常为了另一项工作而放弃工作——如果人们觉得没有工作就没有身份,他们就不太可能冒这样的风险。


就我而言,我经历了这一切。自从24岁开始就在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工作,我发现10年后,我的身份意识和工作交织在一起。


我开始把自己想象成“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新闻记者乔舒亚·列夫斯”,当我决定休息一年的时候,许多同事都很惊讶。


但我需要确定我知道我在工作之外是谁。


那次休息让我开始在CNN工作。同样的心态让我最终离开CNN,从事我现在所做的独特工作,帮助企业、组织和政府以新的方式实现两性平等和其他最佳做法。


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将这项工作视为身份难题而进行斗争。这是从我们如何抚养孩子开始的。



04

长大之后,是什么还是做什么


每一代成年人都问孩子们:“长大后你想做什么?”言下之意是,你作为一个成年人所做的工作等于你是谁。这就是为什么我换个方式问我的孩子们:“当你长大后,你想做些什么?”


从进入职场开始,我们就应该积极主动地维护工作之外的生活和活动。把时间花在爱好上会有很大的不同。


企业应该创造一种文化,来反对过度工作,鼓励员工在办公室外过上充实、满意的生活。举办家庭活动、才艺表演等,展示员工是完整的人。


高管们可以通过避免自己24小时工作,公开享受做其他事情的时间来树立榜样。


结束工作主义意味着忘却一些深深植根于我们心灵的想法,但这是值得的。


当我们对自己的身份建立一个更广泛、更健康的认识时,我们会发现了一个有可能做什么的世界,无论是作为工作者还是作为人。


责任编辑:
分享至:

扫码下载

齐点淄博APP

扫码关注

齐点淄博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

齐点淄博抖音号

扫码关注

齐点淄博快手号

淄博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举报邮箱:qidianzibo@qq.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3-6212672

鲁公网安备 3703030200002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08号 鲁ICP备0905465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5320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