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齐点淄博 > 淄博广电 > 播报

我的读书故事
中华宽带网 2022-05-12 18:33:57 字号:- +

我读书是从两三岁开始的,兴趣源于书中的插图。最早的记忆,二姐拿着她小学课本给我讲《小猫钓鱼》的故事,从此知晓,由好多有字的纸订起来的东东叫书,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看的第一本小画书《蛇医》记忆犹新。那时候,在农村没有什么国办、民办的幼教,我上小学之前认识了几百字全是姐姐、哥哥教的。小画书(连环画)是我的启蒙书。

凭着认识的几百字,我开始啃二姐的小学课本,那时候,还没有推广拼音识字,课文上不标注拼音,如果遇上不认识的字词,我就才用了“顺猜读”的办法,既能读懂课文又能认识了新的字词。

上了小学之后,认识的字多了,能读到的书却极少。我们镇上没有书店,小学里也没有图书室,只有两个老式的书橱,藏有少量的书而且不对学生开放。我的语文老师马良云不但能从学校借到书,还能从朋友那里借到好书和“禁书”。 我幸运的是马老师总把借书2或者3天期限留给我1天。有一次,马老师给了我《西沙儿女》说,明天就要到期了。第二天,她看到我被煤油灯熏黑的鼻孔,一把抱住我心疼而内疚地说“我的小天才,你熬坏眼睛可不行啊”。

在马老师那里,我读到了红色经典“三红一创,山青保林”还有《金光大道》《闪闪红星》《苦菜花》《铁道游击队》《敌后武工队》等等。读书增长了知识,开发了智力,提升了写作水平,我的作文是作文课上必读的范文。对我知识结构影响最大的还有一套书叫《十万个为什么》。

读的书来源于马老师,还来自我大姐,只要她的同事、姐妹家里有书她一定借来。记得,《林海雪原》已经被人撕为两半,其中“白茹的心”一节撕碎了,我是对接着看完的。我哥哥从上学的高中里也能借到书。我姥爷是大队领导,有很多上级发的政治类书,我小姨是公社干部也有很多书。如果实在找不到书,我就读字典。一天,我在姥爷家的小南屋发现了一个盛满书的旧纸箱,里面有小姨仔细保存的全套小学、初中的课本,尽管印刷质差、纸张粗糙,但我如获至宝,因为我看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课本上见不到的知识,它让我饱餐了一个秋假。

上中学了,改革开放了,可读的书多了。我在升学“考户口”的热望与读书之间艰难的纠结。文化课老师对我说,考上后你会有更多的书读。果如其然,我在校图书馆里,书海遨游,如饥似渴。读的门类很繁杂,经史子集,文史宗哲,唐诗宋词,中外名著。在读书中也总结出:粗读、略读、细读、精读的办法。

现在想,读书应该与本人的成长阶段的认知水平相适应。例如,上中学的时,我曾经硬啃过一段时间的马恩列斯毛原著,感到十分艰难,难以消化。上大学学修了中国通史、世界通史,中共党史、科学社会主义、国际共运史以及中国哲学、马哲、西方哲学等课程后,再复读原著就易于领悟了,感知到其超凡睿智和博大精深。

如今,我读的书大都是与文史专业、地方文化有关的书籍、买些工具书,也编著出版几本文史类、文学类的书籍。我认为,写,要出精品力作,读,要远离垃圾书,好读书,读好书。

编辑:鲁景

值班主任:李玮

校对:李永健 杨天宝

编审:王学明

编辑:
分享至:

扫码下载

齐点淄博APP

扫码关注

齐点淄博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

齐点淄博抖音号

扫码关注

齐点淄博快手号

淄博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举报邮箱:qidianzibo@qq.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3-6212672

鲁公网安备 3703030200002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08号 鲁ICP备0905465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5320121号